Hi !歡迎您 ,   註冊    
首頁 > 兒童文學短訊

【人物側寫】困居在英國的那些日子(2002/2/25)


困居在英國的那些日子(2002/2/25)
文/林滿秋

去年一整年,我被「困」在英國倫敦。

被困的原因是為了辦理英國的居留簽證,我並不想移民,但我跟一個英國人結婚了,這原本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卻害得我一整年都無法離開英國,當然也就無法回來臺灣。

被困的感覺很令人沮喪,所幸英國擁有全世界最廣闊的國際報導,透過BBC廣播和電視,我知道了許多發生在世界各個角落的大小事件。從南非抗愛滋小英雄尼可西的事件,我開始關懷愛滋病的問題,也激發了我創作「尋找尼可西」這本小說的靈感。我的身體雖然被局限於一個特定的地方,我的思維卻非常自由地在世界各地遨游,這樣的感覺其實是很不錯的。

雖然身處異國,周遭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但我不太覺得寂寞,這全拜英國對傳統的極力維護。漫游於倫敦街頭,很容易便可以與心目中的文學舊識同遊,王爾德生前常去的小酒館,我時常造訪,一邊品嘗著雪莉,一邊重溫他的「獄中書」。濟慈生前最喜歡坐在一張木板椅寫詩,我也時常在那兒沈思,或欣賞濟慈為之讚嘆的倫敦四時風光。狄更斯童年活動的地區,也在我的腳下踱過。當我感到煩悶時,便去吳爾芙的小屋--那間享有「倫敦最優雅的房間」雅稱的房子逛逛。或者搭一段火車,到北倫敦與蕭伯納喝杯下午茶,或往南到小熊維尼的森林,在那座木橋上玩著丟樹枝的遊戲。一直以為,小熊維尼的森林是作者的想像,親臨其境時,心中的驚喜實在難以言喻。

在很多人眼中,倫敦是灰暗的,潮濕、陰冷的,在我心中,它卻是文學的。漫步其中,許多靈感紛湧而出,漫游文學倫敦正在醞釀之中。不過,這不急,使我更為著迷的是一隻導盲犬。導盲犬在倫敦司空見怪,不足為奇,令我感興趣的是一隻調琴師的導盲犬,牠帶著主人經常出現在我所居住的社區,從調琴師口中,我知道了許多牠的故事,也激發了我的寫作欲望。調琴師與導盲犬,頗感人的,不妨期待。

被困在倫敦一年,對臺北的思念是一種錐心之痛,幸好可以寫作。一想到小朋友們可以滿懷感動地閱讀「尋找尼可西」,心情就開懷許多。還有,一位英國老太太教我一個化解思鄉之情的辦法--在做橘子醬時,默念家人的名字,當他們吃到那瓶橘子醬,就會感受到你的思念,而與你聯絡。二次大戰時,她還是個少女,倫敦遭受德軍的轟炸,她被送到鄉村去。因為太想念家人,她就用這個方法化解她的思鄉之情。這個方法果然滿有效的,收到我的橘子醬的家人都紛紛寫信或打電話安慰我,讓我倍感溫馨。

除了橘子醬,我還學會了做很多果醬。去年夏天,英國的黑莓、藍莓長得很好,我摘了好幾袋的黑莓與藍莓,做了好多的黑莓醬、黑莓派、黑莓布丁、黑莓蛋糕。到了秋天,我則開始四處撿栗子。英國的栗子多得撿不完,英國人卻只在耶誕節的時候才吃栗子,其他的時候並不吃。在他們的想法中,栗子是松鼠的食物,不可與牠們爭食,我可管不了那麼多。在我手中,栗子可以紅燒,可以清燉,可以做栗子蛋糕,只差沒沙子,要不還可以做糖炒栗子呢!或許我撿得太多了,難怪我一踏入樹林裡,小松鼠們都不懷好意地盯著我看呢!

 


   上一篇       下一篇

更新日期 : 2009-11-18  分享到:   推到Facebook  推到Twitter  寄給好友

天衛文化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  2016 Tien-Wei Publishing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