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階搜尋

 小魯各期電子報
  繪本 (0-100歲)
  有聲書 (0-8歲)
  詩歌 (3-8歲)
  橋梁書 (6-11歲)
  童話‧故事 (6-12歲)
  兒童小說 (8-12歲)
  青少年小說 (10-18歲)
  青少年小說 (10-18歲)
  語文、自然、數學 (6-18歲)
  人文歷史 (10-100歲)
  教育、教養 (家長、教師)
  理論、工具書 (10-100歲)


賀小魯好書獲第三十六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
給老師的「閱讀起步走--國民中小學新生閱讀推廣計畫」推薦選書!
國教輔導群「人權議題閱讀書單」
高雄市教育局「幼愛閱」閱讀教育計畫-小魯入選書單
「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2014臺南兒童文學月】優質本土兒童文學圖書入選書單
Bookstart閱讀起步走「適合寶寶看的書」選書
《我們的森林》、《寫給大家的中國地理》榮獲綠芽獎!
香港書叢榜
新北市滿天星閱讀優良圖書/新北市國民中小學推動閱讀優良圖書推薦
綠芽獎獲獎作品《我們的森林》
大巧若拙、隨緣自在的鵝太太──《鵝太太的好主意》(2013/05/23)
菜姨姨於明報讀樂樂專欄的「好書推介」──《北京遊》(2013/05/15)
看見新與舊的拔河──《北京遊》(2013/05/03)
正義小尖兵!──《守護寶地大作戰》
 
  文章內容
深入少年小說之王--曹文軒的內心世界
2009-07-21
深入少年小說之王--曹文軒的內心世界

 

八O年代以來,曹文軒無疑是中國大陸最受矚目的兒童文學家之一。

他是那個手執「藝術」旗幟,跨騎白色駿馬,引領風騷,奔馳在文學原鄉裡才華橫溢的小說家,不僅學術論著精闢,不同時期的少年小說創作,皆引起兒童文學評論界廣泛討論。近三年來,更縱橫大江南北,深入各大、中、小學校園演講簽書,曾創下一天七千八百冊驚人的售書紀錄。他的魅力何在?

曹文軒的小說,優雅精緻,山光水色,泥土味兒濃郁,但那其中對人性的深掘和充滿生命的震撼感,卻不由得你動容、迷戀!曹文軒作品的魅力,來自他對古典風格的歸位,他曾說:「古典風格的歸位便是做感動,既是對自己作品的感動,也是作品對他人的感動!」

今年七月,曹文軒教授將應臺東大學兒文所邀請來台講學,7月25日下午二~四時,特別應聯合報系童書出版部邀請,做一場專題演講,闡述其文學理念與創作心得。

而曹文軒以他的《草房子》和《紅瓦房》聞名於文壇,這兩部作品是以兒童文學形式作為體裁,內容描述少年時代的時光,表達了作者的感情世界和審美情趣。以下是曹文軒前幾年接受大陸記者採訪的專訪紀錄,特別在網路上公布,讓親愛的朋友更理解曹文軒最新的文學看法。

                                 

以孩子的眼光看待世界

*記者:1998年你出版的《草房子》和《紅瓦房》兩部長篇,獲得好評如潮,《紅瓦房》一書並榮獲台灣2000年好書大家讀年度創作小說獎。請問你對此有何感覺?(以下簡稱為曹)

◎曹:我願以平常心面對。《草房子》多次再版,《紅瓦房》也再版。它們證明了純文學在已瘋狂渴望商業化的中國大陸還是有生存空間的。它們引起反響,我事先似乎是有預感的。我暗暗知道它們的出籠會引起什麼。那時的心情有點像一個獵人走近一片分明有獵物的曠野時放出去兩條獵狗。它們不會是兩顆棉球扔到水面而了無動靜。它們是不是好東西,這另當別論,但我心裡明白,它們是中國文學當下格局中所欠缺的東西。我沒有理由容忍這種空缺的繼續存在。並且我的創作似乎從一開始就正好是製作中國文學所需要的那樣一種東西、那樣一種文字的。我感謝讀者對它們的親近,感謝批評界對它們的精心解讀以及給予它們的理解。他們給予我的,要比那兩部作品給予他們的多的多。

*記者:總之,文壇上已經習慣於將你定位為兒童文學作家,你的作品也確實是寫給孩子們的,兒童們也需要這樣的精神糧食,所以,請你先談談你的這種選擇。

◎曹:我在更多的情況下是將它當成文學的本體來看,而不是將它當成文學的門類來看。那是一種以孩子的眼光來看待世界,形成一個獨特視角的文體。在表達時,有一種溫馨、純淨的感覺,還有一種時光逝去的淡淡憂傷。孩子的目光是清純的,因此,每當我來到這一視角而凝視天下時,我會有一種受到洗禮的感覺。從我的個性來看,我的骨子裡還留存了許多孩子氣的東西。因此,我喜歡寫一些看上去帶有一點淘氣的文字。不管到什麼時候,在我的全部文字之中也會有這一路文字的崇高地位。這些文字既可供孩子也可供大人閱讀。我還要寫一些真正的童書-寫童書養精神。

*記者:這就是所謂的作家的童心,或說是詩人的赤子之心。失去了童心的作家和詩人,很難寫出感人的作品。那麼,你的《草房子》與《紅瓦房》是否具有自傳性質?

◎曹:不是自傳,而只有自傳性。它們不是我的經歷,但卻是我的經驗。

*記者:你將「經歷」與「經驗」這兩個概念區別開來,很有意思。你能否對這兩個概念稍加解釋?

◎曹:經驗來自於經歷,但經驗卻大於經歷。一個人17歲那年的秋天父親去世,這是一個經歷。而這一喪父的經歷所產生的喪父的經驗是:父親消失後的空白感、無根感、悲哀感、渺茫感……。喪父的經歷只能寫一次,面對喪父的經驗卻能無數次地進行重複。可以在形而下的層面上寫,還可以在形而上的層面上寫--直至寫人類的無父感。

*記者:你的作品已引發出一個話題,或說是命題,樹立了一面旗幟:回歸古典,我對這一命題很感興趣,在文壇經歷了種種花樣繁多的現代派,後現代的嘗試之後,回歸古典,回歸人類的兒童時代似乎是能夠讓更多人接受的方向。請陳述一下你對這一命題的認識。

◎曹:當下中國小說,基本上由兩大板塊組成,一是傾向於寫實的,一是受西方影響而傾向於實驗的。它們為當代文學創造了很可觀的成就。但這一格局有它的缺陷,這就是中間缺乏古典的、浪漫的這一塊。不是沒有,但比較稀薄。有人看了《紅瓦房》的後記,說它具有挑戰性與宣言性。我倒沒有這個意圖,它只是我內心看法的自然流露,如此而已。沒有反撥什麼的意思。但我的看法倒是非常的明確、毫不猶豫的:文學的現代型態與文學的古典型態,不是一種進化創意上的關係。它們僅僅是兩種型態:並列的型態,實在無所謂的先進與落後,也無所謂深刻與淺薄。藝術才是一切。更具備創意色彩的是,當這個世界日甚一日地跌入所謂的「現代」的時候,它會反而更加看重與迷戀能給這個世界帶來情感的慰藉、能在喧嘩與騷動中創造一番寧靜與肅穆的「古典」。人心總是傾向於古典的。古典形態的文學大致上有這樣一個特徵:悲憫情懷(古典形態的文學一直在做「感動」的文章);注重審美;講究人物形象的塑造等等。我看到過一篇討論《紅瓦房》的文章,我非常喜歡這篇文章的題目:古典的權利。

*記者:我很同意,古典文化所創造的美感,山林之美,自然之美,人文之美,情感之美,恰恰是現代文化所缺乏的情愫。在當下的一些人看來,「美」居然成了一個矯情的字眼,但你對「美」這個單詞似乎情有獨鍾,你的《草房子》和《紅瓦房》有別於當下的小說,也正在於你將「美」這個單詞作為底色舖就於你的文字背後。請就這個問題談談你的看法。

  ◎曹:確時如此。當下許多小說家毫不客氣地將美拋棄了。他們一味的追求文學的認識價值,而放逐了文學的審美價值。我們已不可能再看到蒲寧式的、川端康成式的、沈從文方式的文字。纖細之美、哀怨之美、彈性之美、柔弱之美、威武之美、淳樸之美、風雅之美…從前的小說家,是用審美的眼光來注視一切的。中國古典美學有相當多的美妙的東西,是東方美學的高峰。與這一高峰相聯繫的一個核心單詞是:風雅。但這個高峰已在我們的視野中消失了。世界上幾乎所有的美學高峰,在現代主義的視野中都消失了。現代主義聚精會神的是「真」。而在現代主義者看來,「真」若要得以體現,就必須借助於「醜」。於是文學作品中就大量出現了蒼蠅、糞便、肥蛆、腐鼠、膿痰、大蒜氣味這種意象。中國當下的一些文學作品中,「廁所」居然是一個常見的意象,彷彿不將足夠多的文字用到廁所上就不足以顯示深刻性。別忘了一個事實:美的力量絕不等於思想的力量。《戰爭與和平》中就有一個經典的場面:安德烈公爵受傷躺在戰場上,心中充滿了絕望。但當他看到了那片開闊的俄羅斯天空與蒼鬱的森林時,他又重新獲得了生存的欲望。別忘了另一個事實:一切深刻的思想都會變為常識,而只有美會超越時空,青春常在。

 


  上一篇   下一篇    轉寄好友  發佈日期 : 2009-07-21 【返回】
 
Copyright (c) 2001 Tien-Wei Publishing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電話:886-2-27320708 傳真:886-2-27327455